乌燕子

【R6S】【吴克组】Nevermore #4

*玩物丧志的家伙终于想起来更新了!

然而pulse什么都没听到。这可比靠在木头上舒服多了。他在晕过去之前最后想。

 pulse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恶梦——碍于止痛剂的副作用这一觉根本不可能多舒服。整个脑子里翻滚的尸体、血浆、甚至白花花的脑浆,敌人的、队友的、还有自己的——干这一行的还能做什么别的噩梦?和以前打止痛剂时候做的梦如出一辙。仿佛在梦里被自己半辈子的糟糕回忆折磨了个遍。被梦恶心的想吐的pulse胡乱挣扎着试图醒过来,就像是溺水的人拼命的试图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最后他感到他狠狠的抓住了什么东西,浑身猛的抽搐了一下——

 “卧槽!!”sledge发出一声咒骂,像只砧板下的鱼一样蹭的一下窜出半米远“Estrada你突然他妈的干什么?!抽我后脑勺一巴掌好玩是吗!!?妈的我差一点就开枪了!!” 

……看来我终于是醒了。pulse瞅了眼自己还没来的及放下的手想。 “不好意思。”pulse没啥歉意的说。“做了个噩梦,挣扎的时候不小心误伤了。” 

妈的我这里紧张的要死你突然撂我一拳我差点就一回头把你突突突死你这态度真拽。sledge默默腹诽,看在你是做噩梦的份上不计较了。

 “我睡了多久了……?”pulse重新靠在了sledge背上,止痛剂的效果开始消退,他感觉他的伤口又开始胀痛了起来。 “……两小时二十三分钟。”sledge瞅了一眼自己的防水手表,“我们在这里一共隐蔽了三小时二十一分钟了。” 三个多小时了,pulse感到喉咙发紧。他们不可能一直在这里藏下去,敌人随时可能排查到这里,然而他们的队友们还没有来增援。pulse再次闭上了眼睛,虽然异常的疲倦,可他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死亡的阴影一直笼罩在这两个小队成员上,sledge扣着扳机的手的肌肉几乎要崩断了。如果增援不能在敌人发现他们之前赶来的话,他们的就只能在这个狭小窝囊的地方咽下最后一口气了。 

………也许敌人来之前我就会因为痛苦自尽。pulse不停的嘶嘶倒吸着凉气,试图缓解伤口越来越剧烈的疼痛。止痛剂快要失效了,pulse也快因为失血过多而虚脱了。 

“又开始疼了?”sledge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没有回头,然而pulse并没有回应他。“撑住点,Jack!这么一场战斗你都挺过来了,你难道要死在这里吗?!”sledge焦急的冲着他的伙伴喊,他知道自己的紧急措施已经不管用了,pulse需要尽快送到专业的医生那里去。

“你听到了吗?!Jack Estrada?!” “吵死了Seamus!!你想把敌人引过来吗?!”pulse烦躁的回击了他的战友。他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伤口的疼痛、死亡的阴影、对未知的恐惧,这些该死的玩意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来气。“算我求求你了,让我安静一会吧!!” 

sledge张了张嘴,然而他最后还是拼命的把怒气压了下去。他知道pulse是因为受伤而烦躁不已,要不他气的早一拳招呼这个该死的混蛋了。可他不能,绝对不能。现在他们两个里只有sledge自己有战斗力了,他不能浮躁,更不能愤怒。他得活下去,必须要保持一贯的冷静自律。 这样子pulse和他有活着被救走的希望。 

还得让这个美国佬也冷静一下,真是个麻烦的要死的家伙。sledge把挂在腰上的军用水壶拿了下来。把那个黏在自己背后半天的家伙翻过来。“嘿Jack,坚持着点……喝点东西润润喉咙。” pulse舔了舔嘴唇,在这里混战了这么久他早就喉咙冒烟了。然而sledge水壶里的存货也没多少,顶多也就只剩下几口的量。口干舌燥的pulse灌了几口下去后,水壶里就空空如也了。pulse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给sledge留一点,然而sledge并不在意的把失去作用的水壶扔到了角落,“用不着对我客气,就算是照顾一下伤员。”之后他又轻轻的拍了拍pulse的背。“怎么样,有没有冷静点,心跳男孩?” 

“……这是什么鬼称呼?!”pulse把他已经有裂纹的墨镜摘了下来撇到了一边。“锤子你到现在都还能有心情逗我?!” “哪里,不用感谢我的幽默感。” 

现在可没有墨镜挡着了,pulse还不犹豫的丢了sledge一个白眼。而对方哼哼着假装没看见。

 ……算了,不跟傻大个计较,pulse想。他再次闭上眼睛,虽然他知道他睡不着。 他感觉比刚才舒服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我相信我的队友们,我相信我们会活着出去的。”

 最后sledge这么对他说。


TBC

前方高能:基友给我提了个可怕的想法,如果我在这儿打个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