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燕子

【R6S【吴克组 】Nevermore #5 End

*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完啦!!!
###结尾意识流估计没人看的懂【啥xxx】这里提示一下23333
pulse的全名叫Jack·Estrada
sledge的全名是Seamus·Cowden
*尾声有大盾医生

  又悄然流逝了两个小时。 sledge抿了抿干燥的裂口的嘴唇,心中的那股燥火越来越难以压抑。 距离他们被困已经有五小时二十一分钟了。 靠在自己已经酸痛背上的家伙彻底一片死寂了,连呼吸声都微弱的几乎不可闻。几个小时前pulse还能有一搭没一搭的骚扰sledge,现在算是一句话也吐不出来了。像只被雨淋透的小动物一样蔫搭搭的勉强靠在sledge背上。    

sledge试着晃了晃背上的pulse,pulse抽动了一下,勉强嗯了一声证明自己还活着。 虽然没sledge不像狙击手那样极有耐性,但在这里继续坚守一年半天也绝不是什么大问题。然而对pulse就完全不一样了,对他现在的状态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可sledge也只能在这里干心急如焚。

 pulse模模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他刚刚好像又睡着了,也可能是晕过去了。他抬起头,轻轻蹭了蹭sledge结实的后背,他能感觉到对方僵了一下。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pulse自己也混混沌沌的。大概人快死了的时候都这样。一直窝在心里的话语,这个时候再不说,秘密就要被永远带入坟墓了。 

所以他咽了口唾沫,沙哑的嗓子淡淡的向身边人抛去了个问题: “你不后悔吗,Seamus?” “………

啊?!”sledge后头困惑的看向pulse,“后悔什么?!” 

“后悔来救我。”pulse深深吸了一口污浊的空气,试图把心里的动荡不安压下去。“如果你和rook他们一起撤退,你完全可以全身而退。但现在……”pulse停顿了一下,才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你要陪着我一起死了。” 然而pulse并没有等英国士兵的回答,他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了下去。“我还以为SAS的优秀队员会聪明点,结果呢,你冒着本完全不用承担的巨大风险来找一个失去移动能力的士兵,要是能回去非得被关禁闭。现在可好,想要救人命,倒把自己搭上去了………”

 pulse近乎抽噎了一声,sledge惊讶地回过头——不,他没有哭。但sledge依旧没法从他毫无情感波动的脸上读出来他的情绪。 “我废了那么大的精力……想拖住那帮混蛋……好让你从这里逃出去………”然而接下来pulse的每一句话近乎咬牙切齿。“你他妈的个白痴………居然又跑回来了!!” pulse说完这段话后就戛然而止,顿时小房间里只剩下了他疲倦又艰难的呼吸声。 

但这次沉默并没有持续下去。

 sledge转过身来,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后背。“放轻松些,Jack。”他说,然后他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可惜被面具挡着对方看不见。

 “我说你,在和我告白吗?” 

这次轮到pulse被彻底呛住了。 他忍不住啪的一下袭击呛住他的始作俑者,虽然力道小的顶多弹掉了一点灰尘。

 “学的挺快,英国佬。”他忍不住想笑几声,然后最后出口的是一个个带着着血腥味的咳嗽。啧,这股浓浓的铁锈味儿,恶心的pulse都想吐了。 

“你刚才还问我会不后悔?”那个英国人突然回想起来他的问题。“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才不会后悔。”sledge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只有懦弱的人才会把时间花在这种没用的东西上。” “有后悔的时间的话,还不如检查一下装备来的实在。”sledge回过头来,“你就别在那儿胡思乱想了,安安心心躺着养你的伤吧。”

 “况且……你我要是没回来找你的话……我应该也会难过一辈子。” 然而没等sledge把话说完,一声爆炸声就撕裂了平静的空气,地面似乎都因此震动起来。

他们都很熟悉这声音,这是C4炸弹引爆的声音。

 “保持安静。”sledge保持着半蹲姿势,屏气凝神的观察四周的动静。过了一会,外面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和断断续续的口令声。那动静实在过于吵杂,sledge听不清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但他们似乎无暇顾及这个隐蔽的小仓库,脚步声很快便消逝在了一片空荡之中。

 pulse抬了抬腿,然而伤口的疼痛阻止了他的动作,现在他就是爬估计也很困难了。外面也并不有多么平静,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零零星星的枪声,还有人临死前的惨叫声。身边的人越来越紧张了,身上的肌肉几乎绷紧到了极限——pulse仅靠肉眼也能观察的出来。但也就到此为止了,他觉得自己的视力已经越来黑越,越来越模糊了。

 是吉,还是凶? 

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时间对pulse完全失去了意义。他感觉到有什么冰凉凉的东西抚上了他的脸颊。 “They are coming………” 像是对pulse说的,又像是sledge在自言自语。 

最后的时刻还来还是要来,pulse狠狠的下定了一个决心。 “Seamus,”pulse动了动过嘴唇,“扶我起来。” 

“嗯?!你现在……” 

“我说,扶我起来!”

 “我决不能死的这么窝窝囊囊。”

 “我死不会再成为你的累赘的。”pulse鼓足了他剩下的全部骨气瞪尽了sledge。 “扶我起来,sledge。” sledge静默了一会,但他还是按照pulse的话去做了。他轻轻把pulse再次架到自己肩膀上。pulse勉强直起了自己的腰,虽然他基本上全靠着sledge支持着他虚弱的身子。可他终于是再站了起来。 

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sledge的双眼一直盯着空气里的某个点发呆,反常到虚弱的pulse都注意到了这个英国士兵的不寻常。不过没等pulse张口问,sledge却抢他一步开口了。

 “我说Jack,我帮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忙,”他说,“你回去打算怎么报答我?” 

“………什么?!”pulse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这个前言不搭后语的英国佬。“妈的……都快死了你怎么也开始屁事起来了??!我们压根没有'回去以后'这回事了吧?!”

 “我只是……问问……”英国人含糊不清的回答道。“做个假设嘛,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随便你想我怎么样怎么样吧!!”pulse算是完全被面前这个人搞懵了。“现在你可以好好拿起枪闭上你的嘴了吗?!”

 “well……”sledge兴奋的挑了挑眉头,“这是你说的啊?” 

然后这个强壮的英国佬把枪往地上一放,干脆把完全被搞懵了的pulse架到了自己的背上。

 “Smoke,你们来的慢到要死知道吗?”sledge向着门外无比熟悉的身影抱怨道。“Jack·Cowden需要一个医生!立刻马上!” 

“明明是你惹的那些破麻烦,还要劳烦我们来救你。”smoke举着一把霰弹枪慢悠悠的向他们走了过来。“往这边走,医生在外面待命着呢。” 

“说起来,这个美国佬怎么姓这个了?!” 





后来的事儿: Montagne坐在彩虹小队医务室的椅子上,Doc正忙着收拾桌子上满满当当的医疗用品,不过嘴上他们两个也说个不停。

 “朱丽安受了点轻伤——但并不怎么严重,他甚至伤的比我还要轻。他甚至已经拆了绷带了。”doc边褪下他的橡胶白手套,一边对Gilles概述一下情况。

 然而Montagne却有点分神,他的眼光一直黏在Gustave肩膀上的绷带上,很快Doc也注意到了他的眼光。“这都是些小伤,Gilles,也马上就要好了。”为了证实这一点,Doc特意用力弹了弹自己的伤口。

 Montagne总算收回了他担忧的目光。“这次行动怎么想都太冒险了。”他淡淡地继续往下说。“你们应该等大部队集结在行动的,这种情况,绝不能有下一次。” 

“我知道,我知道Gilles,这次是我们失误了。”Doc带着歉意的微笑对自己的上司道歉。“不过说回来………pulse的伤势就要严重好多。”他继续就着刚刚的话题继续往下说。“不过还的亏了sledge给他做了紧急的包扎………但他还是要在医院里呆上一段日子了。我上午刚给他去做过检查,他看上去都快被医院闷死了。” 

Montagne继续望着Doc,目光变的温和了起来。“Gustave,你晚上有空吗?” “嗯,晚上?”Gustave已经脱下了自己的白大褂。“我最近都有空,总部给我们四个当事人放了个不短的假,哈这大概算因祸得福吧。”

 “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吧?我听他们说,这附近有一家新餐馆很不错。”Montagne顿了顿,“也算是我们两个私下庆祝一下你死里逃生,我们捣毁了一个毒枭的大本营。” 

Doc露出了一个兴奋的笑容。“好啊,当然好了。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

 “嗯,还有工作?”

 “也不算是。”Doc拿起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张文件和一支笔。“给在医院无聊的要死的Mr.Estrada……不,Mr.Cowden写一份医嘱。” “等Jack出院了,我想我们可以去祝福一下他和Seamus。” 

Doc依旧带着他招牌的温和笑容。

评论(4)

热度(21)